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会说流利中文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被任命为新一任澳驻美国大使 |外交_订阅


资料图 图片来源:陆克文推特

据美联社报道,流利陆克当地时间12月20日,中文总理驻美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被任命为澳大利亚下一任驻美国大使,澳大利将于明年赴任。亚前阅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20日宣布了这一任命,文被为新他称赞陆克文是任命任澳世界上最受追捧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在中美之间竞争加剧的使外背景下,亚太地区正在被战略竞争重塑,交订这个时候有丰富从政经验且与中美都有广泛联系的流利陆克陆克文将使澳大利亚受益匪浅。阿尔巴尼斯表示,中文总理驻美陆克文将为澳驻美大使一职带来“无与伦比的澳大利经验”。

陆克文在当天的亚前阅一份声明中说道,他非常荣幸被选中,文被为新并表示澳大利亚正面临着几十年来最具挑战性的任命任澳安全和外交环境。“在某些方面,使外我的新职位与我在亚洲协会为支持美国与我们地区国家之间加强合作而开展的工作没有什么不同——这些经验应该有助于我应对未来的挑战,”陆克文在声明中说。

陆克文曾于2007年至2010年担任澳大利亚总理,并在2013年再次短暂担任总理,同年他领导的中左翼工党在大选中失利,随后他宣布退出澳大利亚政界。

陆克文常年在中国和美国工作,因此积累了大量的工作经验和人脉,也有助于其更客观清醒地看待中美关系。陆克文精通中文和中国文学,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属于西方世界难得了解中国且致力于理性认识看待对华关系的政客。在担任总理访华期间,陆克文曾在北大演讲时大秀中文,他表示自己在10多岁时就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大学里学习了汉语、中国历史,甚至还学习了中国书法。

退出澳大利亚政界后,陆克文2014年初移居美国并担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拜尔佛中心国际关系学研究员。同年10月,他成为美国亚洲协会的首任主席。过去十年,陆克文与美国政商界人士频繁互动,保持密切的联系。

同时,陆克文在过去几年时常发表对华见解,他曾在去年接受采访中批评了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对华政策“夸张和尖刻” 。陆克文今年在《环球时报》撰文称,中美需要管控战略竞争,维护双边关系和平稳定。他指出,这种“有管控的战略竞争”框架,可以为中美两国创造必要的政治和外交空间,使得双方能够继续在利益交汇的领域开展战略合作,包括应对紧迫的全球性挑战,只有让双方都实现繁荣才是成功。(作者:沈钦韩)

另据环球网报道,周二,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在堪培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将于2023年初履新,接替西诺迪诺斯成为新任澳大利亚驻美国大使。据路透社20日报道,阿尔巴尼斯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陆克文是杰出人选。作为前总理和前外长,“他同意出任这一职位,为澳大利亚带来巨大荣誉。”



资料图

陆克文于2007年至2010年担任澳大利亚总理,之后于2013年再次短暂担任该职务,其间阿尔巴尼斯担任副总理。彭博社20日报道称,此前,澳大利亚从未有过前总理担任驻美大使的先例,这次非同寻常的任命对澳美关系有重要影响。

彭博社称,目前,澳大利亚和美国正采取行动加强两国的外交和安全关系: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不久前宣布,将增加美国在澳大利亚的军事存在感;澳美与日本、印度建立了四方伙伴关系,并与英国于2021年底签署“奥库斯”协议,以遏制中国的崛起。

据英国《卫报》20日报道,阿尔巴尼斯表示,“在澳大利亚因中美两国之间的战略竞争而重塑之际”时,陆克文将为驻美大使一职带来丰富经验。

陆克文会说流利的普通话。自2013年退出政坛以来,陆克文以亚洲协会全球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的身份活跃于国际关系领域。据CNBC报道,他就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发表大量文章和演讲,在牛津大学中国中心进行中国研究,并获得博士学位。

针对此次任命,澳大利亚政坛看法不一。前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告诉《悉尼先驱报》,陆克文兼具政治常识、专业知识和才智,“我认为没有任何澳大利亚人比他在拜登政府中拥有更好的人脉”。前大使丹尼斯·理查森表示,陆克文享有重要的国际地位,“多年来,美国不同政府不时试探他的意见,尤其是在东亚和中国问题上。”然而,反对派外交事务发言人西蒙·伯明翰对任命持谨慎态度,并指出陆克文是阿尔巴尼斯的朋友和知己。绿党参议员戴维·舒布里奇则直言,“不认为这项任命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应该没有人想要一个认为自己还是外交部长的大使。”

延伸阅读

中澳关系要完全修复,还有多远?

值中澳建交50周年之际,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应邀自12月20日至21日对中国进行访问。

黄英贤此行受邀访华,谈什么、如何谈都将影响下一阶段中澳关系发展的稳定性。具体来看,外界十分关注中方在莫里森执政时期对澳大利亚施行的多轮经济反制是否会被解除。

在12月20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就有记者提问:澳大利亚一直呼吁中国取消对澳输华产品加征的关税,如果澳外长黄英贤在会谈中提及这个问题,中方准备如何回应澳方的请求?

发言人毛宁表示,中澳双方将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对于访问情况,我们会及时发布消息,请保持关注”。



资料图

澳内部压力大 迫切关注中国是否能解除经济反制

此前因澳大利亚政府的一系列敌意操作,包括撕毁中国同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2019年签订的“一带一路”框架协议等,令两国间关系陷入谷底,中国对澳大利亚实施了多轮经济反制。

在第一次对澳经济反制中,中国对澳大利亚木材、大麦、红酒、龙虾、铜矿石、食糖、煤炭共7个大类颁布了进口禁令。其后几次经济制裁则分别停止了对澳大利亚燕麦草合同的续约,并向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116.2%—218.4%之间的反倾销税。

据报道,失去了中国市场,相关影响在澳大利亚各行各业已经显现,尤其是海产品、葡萄酒行业每年损失近130亿美元。因此,黄英贤此次访华也承载着澳方内部的压力。澳《金融评论报》称,因疫情影响,澳商业代表团无法与黄英贤同期访华。但是,澳企业期待此访“能在短期内取得实质性成果”。《悉尼先驱晨报》刊文道,黄英贤此访的关注焦点之一就是中国是否会取消对澳葡萄酒、龙虾等商品的限制措施。

有分析称,这也是澳当局对待发展中澳关系中的一个“先前条件”。近日,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做客澳大利亚广播电视公司节目,谈及中澳关系时提到,对抗不是中澳两国的主流,合作才是中澳双方的主流与大局。但阿尔巴尼斯完全不反思中澳两国关系为何陷入低谷,而是话锋一转,自顾自地强调“中国需解除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以此表明中国确实想与澳大利亚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撰文谈澳中关系

一方面,阿尔巴尼斯并非意识不到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重要性,在中澳建交50周年纪念日当天,也就是12月20日,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在《澳大利亚人报》撰文谈澳中关系。

他表示,50年前中澳建交是一个大胆且正确的决定。两国认识到相互接触和共同支持彼此发展可能带来的共同机遇,而双方间的差异则强调了清晰开放沟通的重要性:如果两国能够明智地处理分歧,可以在维护国家利益的同时发展双边关系。

阿尔巴尼斯提及此前在巴厘岛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首次会面,双方谈到了经济、气候变化等议题,“我们一致认为,更多对话是一件积极的事情”。阿尔巴尼斯还写道,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以访华纪念两国建交50周年,这是继续推动双方沿着这条道路前进的努力的一部分。

外界注意到,黄英贤访华,中方也重启了子2018年以来暂停了四年的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而这一对话机制的恢复,无疑释放了重要信息,未来中澳一系列对话机制或许都有恢复的空间。



资料图

中澳仍存在破坏两国战略互信的因素

另一方面,虽然中澳关系有所回暖,但距完全修复关系或许还有一定距离,澳大利亚方面仍存在若干破坏两国战略互信的因素,同时,两国关系还面临着来自地缘政治和域外力量干涉方面的挑战。

过去几年间,澳大利亚先是加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机制”,后又跟随美英组团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据外媒报道,阿尔巴尼斯上台后依然没有完全放弃此前澳大利亚政府带有敌意的对华政策,宣布加强与太平洋岛国的接触“以应对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12月,澳大利亚防长马尔斯还宣布邀请日本加入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并宣称澳大利亚谋求和日本实现“军事工业一体化”。

再加上此前澳方同意美军6架可载核的B-52战略轰炸机进驻澳大利亚、继续在对华政策上充当美国“印太战略”的急先锋,这一切都将成为中方全盘考虑是否接触对澳反制的关键性因素。澳大利亚如果想要和中国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也必须要拿出必要的诚意和决心。

作者丨王贝妮,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