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村民小组长杀害六旬夫妇一审开庭,两被害人身上共60处创口_邹秀勤_邹二俭_菜刀

原标题:村民小组长杀害六旬夫妇一审开庭,村民长杀处创菜刀两被害人身上共60处创口

一把菜刀,小组秀勤两条人命。害旬被指控行凶的夫妇,是审开上共村民小组长邹二俭。

此案发生在江西永修县。庭两2022年3月21日深夜,被害滩溪镇下湾村村民邹秀勤夫妇在家中卧室遇害。人身案发后,口邹57岁的邹俭邹二俭向警方投案。

12月16日,村民长杀处创菜刀此案由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小组秀勤邹二俭被公诉机关指控犯故意杀人罪。害旬起诉书称,夫妇邹二俭因怀疑其妻子与同村的审开上共邹秀勤长期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伺机报复泄恨。

死者女儿邹海燕等人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邹海燕称,在村里担任组长的邹二俭霸占集体财产,案发前她父亲邹秀勤曾说过要去揭发举报,她怀疑父母因此被报复。

在此次一审开庭时,邹二俭称,怀疑邹秀勤“偷了我老婆,还到外面宣扬”,因此产生冲突,“我是正当防卫,过失杀人。”公诉人则当庭指出,邹二俭持刀入室行凶,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法庭未当庭宣判。

被害人邹秀勤夫妇生前合影。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案发:六旬夫妇深夜遭砍杀,法医检见60处创口

被害人邹秀勤今年66岁,妻子殷盛香比他小两岁。子女们长年在外地,夫妇俩就在村里居住,平常做些农活。

2022年3月22日凌晨两点多,下湾村妇女主任徐亨花接到电话后,与其他村干部连忙赶到邹秀勤家,发现邹秀勤夫妇倒在卧室里,已经身亡。“两个人倒在血泊中,我哪敢仔细看,被褥都被血浸透了。”徐亨花至今仍心有余悸。

案发后,与邹秀勤同住赤岗组的邹二俭向警方投案。

在徐亨花印象中,邹二俭与邹秀勤此前并未公开发生矛盾冲突,“要是有冲突的话,我们村里肯定会引起警惕,肯定会来调解。”据徐亨花介绍,大概从2015年起,邹二俭就担任赤岗组的村民小组长,“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个性有点强”。

案发当天得到消息后,邹秀勤的女儿邹海燕连夜从南昌赶回娘家,当时家门口拉起了警戒线,公安民警正在现场处置。因为疫情管控,邹海燕不得不接受隔离。后来,她看到了邹二俭家门口摄像头拍下的视频——那段视频显示,2022年3月21日晚上11点20分,邹二俭携带菜刀出门,约80分钟后才返回家中。

邹秀勤夫妇的死因,均与“锐器损伤”导致急性大出血有关。

尸检鉴定书显示,邹秀勤全身有47处创口,绝大多数呈现锐器损伤特征,其中头面部有26处,致头面部畸形;其下体器官缺失,创面符合锐器切割特征。法医认定邹秀勤“系被他人损伤头面部及全身多处,致颅脑严重损伤合并急性大出血而死亡”。

邹秀勤的妻子殷盛香,全身检见13处创口,其死因也被认定为颅脑严重损伤合并急性大出血。鉴定书还记录,现场提取的菜刀刃长20厘米,可以形成上述创口。

“我父亲被砍了47刀,我母亲被砍了13刀,加起来60刀。”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邹海燕哭道:“凶手太狠了!”

邹秀勤夫妇遇害一案,永修县公安局侦查终结后移送检察机关,由九江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起诉书显示,检方审查查明:邹二俭因怀疑其妻子与同村的邹秀勤长期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伺机报复泄恨。2022年3月21日23时许,邹二俭携带菜刀、撬棍等作案工具,从家中独自步行至邹秀勤住处,撬门进入邹秀勤家厨房内,将其自带工具放置一旁,改换成邹秀勤家厨房内的菜刀和撬棍。

起诉书显示,改换了菜刀和撬棍之后,邹二俭前往邹秀勤的另一处住房,未搜寻到邹秀勤,遂将西边二楼客厅的电视机屏幕砸破,然后返回原处。他使用撬棍、餐刀,将邹秀勤家厨房连接杂物间的木门顶起拉开,然后穿过客厅,进入邹秀勤、殷盛香夫妇的卧室内。

据检方指控,进入邹秀勤夫妇的卧室后,邹二俭对卧床睡觉的邹秀勤、殷盛香进行连续砍杀打砸,致使二人无法动弹。为继续泄愤,邹二俭用菜刀将邹秀勤的外生殖器割下丢弃,然后逃离现场。返回家中后,邹二俭在亲属劝说下拨打“110”报警并主动投案。

尸检鉴定通知书

庭审:被告人自辩称“正当防卫”,公诉人认为其对法律认识错误

九江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后,2022年12月16日,九江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被关押在看守所的被告人邹二俭以网络视频的形式出庭受审。

公诉人当庭宣读了起诉书。九江市检察院认为,被告人邹二俭不能正确处理婚姻与生活方面的问题,为泄私愤,撬门入室,持刀棍行凶,手段残忍,并造成两人死亡的严重后果,社会影响恶劣,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邹二俭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自首情节。

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后,邹二俭当庭表示对故意杀人的罪名有异议:“我是正当防卫,过失杀人。”

邹二俭称,案发当时,在邹秀勤夫妇的卧室内,他与邹秀勤发生口角和冲突。“他下床了,用脚来踢我的下体,我避了一下,我用菜刀正当防卫,砍他……他老婆过来攻击我,我用刀把他老婆也砍了……”邹二俭辩称,他没有砍对方“几十刀”,“只有十几刀”。

在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指出,邹二俭表述的正当防卫和过失杀人,“是他对法律的错误认识”,“持刀入室行凶,非法侵害在前,何来的正当防卫?其行凶时连砍几十刀,何来的过失?”

死者女儿邹海燕等人作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出庭。邹海燕认为,被告人没有如实供述罪行,不构成自首。她提交的一份多名村民签字按印的报告称,邹二俭是“村霸”,侵害集体和村民利益。邹海燕等原告人在起诉书中写道,邹秀勤曾喝斥过邹二俭的“不法行为”,并直言要进行举报揭发,因此遭到对方报复。

“说我是村霸是不属实的。我当组长是大家选的,我做事一是一、二是二。”庭审中,邹二俭称并非被举报而报复,他作案是怀疑邹秀勤与其妻有不正当关系,不过并无实证,“他偷我老婆,还到外面宣扬我,还说我儿子是他的种。哪个男的受得了?”

邹二俭的辩护律师称,此案因感情纠纷引发,请法庭从轻判决。开庭前,辩护人曾申请对邹二俭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法官称,无证据证实邹二俭有家族精神病遗传史,也未发现其存在精神异常情况,故驳回其鉴定申请。

邹海燕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称,邹二俭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此外因其杀人情节特别严重、手段极其残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在作最后陈述时,被告人邹二俭向死者家属道歉。他说,事发时“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请求法庭“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

审判长宣布休庭前表示,鉴于本案案情重大,将由合议庭评议后再择日宣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